【bjyx】博肖和忘羡的异世界生活(番外2)

在一次失败的穿越后,王一博和魏无羡互换了

 

早上十一点,被子里的人还在熟睡中,完全不知道天地已变。

而肖战抱着海绵宝宝的玩偶坐在床上呆若木鸡,看着旁边缩成一团的红衣男子,无语凝噎,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又穿越了,上次之后他罚了王一博睡了三天的沙发,并让他保证再也不许乱用穿越的术法,结果这才过了多久,这狗崽崽就这么不记教训?

重点是,他真的不想再遇到蓝忘机了,之前在云深不知处提心吊胆的日子都不想回忆,这普通的小公寓哪容得下他这尊大佛啊!亚历山大!

 

“唔恩……”

床上的人发出一声呓语,肖战又把屁股往后挪了挪,紧张的盯着对方的动向,一想到等他醒来之后就要面对那张冷若冰霜的扑克脸,肖战宁愿对方直接睡到日落西山。

 

十一点半,魏无羡神奇的生物钟起了作用,他虽然醒了却闭着眼睛,迷迷糊糊伸出双手在空中捞来捞去,一边软绵绵的喊着:“蓝湛……抱……”发现并没有人回应他之后,不耐烦的睁开了眼,刚想发牢骚就看到了一脸尴尬的肖战。

 

“你……谁啊?”

毕竟以前穿越过一次,魏无羡并没有很慌张,只是思考了一番王一博以前好像不是长这样啊?难道我穿越去了别的地方?他环顾四周又发现确实还是老地方,连被子上的黄方块图案都还跟原来一样,立刻了然于胸道:“难道你就是肖战?”

 

看到这张陌生又俏丽的脸,肖战懵逼了三秒,全部的依靠就是怀里的海绵宝宝了,此时已经被他蹂躏得变了形,他手足无措的回答:“我是肖战,你怎么知道?请问你是谁啊?”

过来的不是应该是蓝忘机吗?不过突然轻松了很多是怎么回事。

 

魏无羡一个鲤鱼打挺的起身,凑近了仔细打量起肖战,这就是另一个我?这漂亮的桃花眼,高挺的鼻子,连嘴角的痣都一模一样,果真跟我一样好看!

 

肖战被他盯得脸都红了,鼓起勇气又问一遍:“您是……”

魏无羡叉腰打断:“我魏无羡!也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你!见到本老祖惊不惊喜?意不意外?”

 

肖战噎了一下,虽然早见识过魏无羡活泼自来熟的性子,但还是有些不习惯,想着还是先捧场一下吧,对方又抢先说:“看来这次是我跟王一博互换了,这么久没来还有点想念呢,上次都没时间好好练习滑板,要不我偷偷拿一块带回去?反正王一博板子那么多他也发现不了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肖战想到地板上那几条救不回来的划痕,心里默想你全拿走我都没意见。

 

魏无羡又喃喃自语:“也不知道王一博跟蓝湛能不能好好相处啊?”

说完俩人都陷入了沉默。

王一博那生人勿近的性格,倒是和蓝忘机有点像,要么井水不犯河水,要么干脆打一架,肖战叹了口气,只希望狗崽崽别闯祸。

 

虽然是工作日,万幸没有通告,俩人在床上大眼瞪大眼,然后传来一声清脆的“咕咕~”魏无羡摸了摸肚子道:“我饿了,平时这个时候蓝湛都会端早膳来给我吃的。”

 

什么早膳!这都中午了!看来蓝忘机对他的宝贝道侣是宠得无法无天了。

肖战歪着头说:“你叫我一声哥哥,我带你出去吃好吃的怎么样?”

 

魏无羡当即就不干了,说:“凭什么?按辈分你还得叫我一声祖师爷呢!”

 

肖战早料到对方是这反应,不疾不徐的说:“你上次来还没好好吃什么吧?我跟你说这个世界好吃的可多了,云深不知处的青菜叶子简直是比不了!有麻辣小龙虾、酸菜鱼、水煮肉片、哎我带你去吃火锅吧!正宗四川麻辣火锅!绝对让你忘不了!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吃辣……”

还没说完魏无羡的口水就流出来了,舔了舔嘴巴痴痴的问:“火锅是什么?很辣吗?有多辣?”

 

肖战露出浮夸的表情,说:“四川火锅绝对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!辣到你哭了还想吃!”

 

叫声哥哥算什么,自己还不是天天叫蓝湛二哥哥,反正都差不多,又不会少块肉,再说了,吃人家嘴短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魏无羡想清楚后,笑成了一朵花,甜甜的喊:“肖战哥哥!我们去吃火锅吧!”

 

“好嘞~”

 

肖战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便从衣柜里找出一套自己的衣服,想让魏无羡换上,结果对方居然看不上,说:“我不想穿这种风格的,素素白白的,又不是在蓝家,哎那件黑色破洞的就很好看啊,很符合我的气质。”

他指着是正是之前王一博穿着上热搜的衣服,那天的造型像个黑帮老大,一票粉丝在底下哭着留言说“大佬求打我!”肖战对这种审美感到迷惑,但他不想让魏无羡顶着自己这张脸变成王一博第二,犹豫再三,双方各退一步,最后魏无羡穿了一套深色连体工装,倒是又美又飒,而肖战穿着普通的运动衫,再戴个白色棒球帽,素颜像是大学生。

 

这样一起站在镜子前,竟然意外的和谐。

 

戴好口罩遮得严实之后,两人愉快地出门了。

一路上吸引了无数的回头率,肖战早就习惯了,根本没放在心上,迈着大长腿走得飞快,本想跟魏无羡说让他别介意,长得好看就是原罪,谁知对方比他还要淡定,如入无人之境,夷陵老祖以前经历的场面比这可怕多了,这点还不算什么。

 

到了火锅店,肖战谨慎的问:“你要清汤、番茄、还是鸳鸯?”

魏无羡反问:“哪个最辣?”

肖战一脸遇到知音的感动,豪气冲天的点了个九宫格。

 

他想这么做已经很久了,尽管王一博每次都信誓旦旦的说:“战哥!不用担心我!我现在已经可以吃辣了!完全OK!”但肖战还是舍不得折腾他,每次都点鸳鸯,王一博给了台阶就下,礼貌性的尝了一下辣锅后,就再也不碰了。

信了你的鬼能吃辣!肖战感到寂寞如雪。

 

如今终于可以吃个痛快了!肖战大手一挥,说:“想吃什么随便点!哥请客!”魏无羡也不装客气,虽然看不懂字,但对着图片选了二三十样,直到服务生小姐姐好心提醒:“先生,你们只有两个人,会不会点太多了?”魏无羡才恋恋不舍把菜单放下,天知道他饿起来可以吃掉半头牛!

最后还不忘加个甜品,肖战推荐道:“他家冰淇淋土司好吃!”

“那就这个!”魏无羡一拍手,期待满满。

 

这口味,这做风,这就是亲弟弟啊!肖战心里对魏无羡好感又加了一波。

 

俩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吃饱喝足后,嘴巴都肿成了香小肠,脸也红扑扑的,却精神得不行。肖战打了个嗝,说:“你难得过来一趟,还有哪里想去的吗?哥都满足你!”

魏无羡嘟着嘴说:“我对你们这儿也不熟啊,要不你推荐推荐?”

 

既然如此,肖战决定把平时跟狗崽崽不能一起做的事情尝试一下。

 

于是两人来了电影院。

下午场的人很少,尤其是肖战还选了一部很经典的恐怖片。

灯光全暗的时候魏无羡还是懵的,这是什么把戏?肖战悄咪咪告诉他:“电影都是假的,如果你害怕就把眼睛遮住,实在不行我们就不看了。”

 

毕竟以前跟狗崽崽唯一一次去电影院看恐怖片,当时还有几个朋友,王一博吓得只往肖战怀里钻,当时俩人还没确定关系,肖战还以为这人是故意占自己便宜,映着微光看见对方苍白的脸色和颤抖的肩,才知道他是真的害怕,肖战立刻就决定不看了,丢下朋友们牵着王一博的手出了影院。事实证明这个决定真的太正确了,那天才知道王一博不仅怕鬼还怕黑,至于他为什么要勉强自己答应肖战看恐怖片的提议,王一博一脸正气的说:“我怕战哥扑到别人身上,我得拦着。”

后来他们就只在家里看了,盖着薄毯子挤在一起,王一博依然会害怕,然后肖战就紧紧的抱着他,给小狮子顺毛,再然后……恐怖片就被晾到了一边,他俩转战卧室了。

现在想起来,哪有那么多为什么,还不是因为喜欢,所以恐怖片也愿意看,辣锅也愿意吃,只为博你一笑。

 

恐怖片放映过程中连肖战都被吓得惊叫了好几回,魏无羡却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,捧着爆米花吃的可香了,看到刺激的地方还会吐槽两句:“我去这人也太弱了!这么个怪物都打不过?让你看看爷我当年……”、“动作太慢!活该被砍!”、“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套路,这主角是不是太弱了?”……

周围的人都频频看过来到底是哪个胆子大的,看个恐怖片还话这么多,弄得肖战都不好意思了,低声提醒:“弟啊,你安静点吧。”魏无羡这才闭上嘴,到了高潮部分又憋不住了,把主角贬得一无是处,还不带脏字不带重复,堪称活体弹幕。

肖战也懒得管了,到了最后竟然觉得他的吐槽比电影本身还有意思,也是一种独特的体验了。

 

终于看完电影,两人出了影院被外面的阳光刺得真不开眼,缓和了一下发现时间还早,肖战其实也不知道还有哪里好玩的,他平时工作特别忙,每天最惬意的时候就是回家后跟王一博腻在一起,就算是什么都不做,安静看着他拼乐高也觉得很有意思。

肖战思索了一会儿,说:“弟,我带你去游乐园吧~”

魏无羡:“游乐园是啥?”

“就是有很多玩游戏的大型道具,小朋友最喜欢去的地方,你们那边绝对没有的~”肖战想到自家狗崽崽从小没日没夜的练舞,早早就去了韩国当练习生,根本就没有一个正经的童年,不免觉得有些可怜,以前提议要跟他一起去游乐园找回童年的时候,王一博却说太幼稚,而且现在早就过了去游乐场的年龄了,已经不想玩了,肖战也只好作罢。

 

他知道魏无羡小时候父母双亡,颠沛流离了一段时间,这也算是一种弥补吧。

 

魏无羡一到游乐园就震惊了,这里居然比金陵台还要豪华,各种五颜六色奇形怪状的建筑在动来动去,还有穿着华丽衣服的小姐姐小哥哥在表演,看的他眼睛都直了。

看到他这个反应,肖战长舒一口气,还真来对了。

 

工作日的游客很少,基本都不需要排队,魏无羡拉着肖战玩了个遍,就没有他不敢玩的,期间也有小女生投来异样的目光,窃窃私语:

“两个大男人来游乐园也太奇怪了吧?”

“哎你看那个是不是长得好像肖战啊?”

“我觉得两个都很像赞赞,我是不是眼花了。”

“想多了吧?王一博那个护妻狂魔怎么会让肖战跟别的男人一起来游乐场?头都给你打爆。”

“有道理,可是他俩都长得好好看啊,可能真的是明星,要不去搭讪一下?”

“你去我就去。”

……

其中一个妹子好不容易鼓起勇气,人已经不见了。

 

魏无羡被夹娃娃机吸引了目光,里面有只小粉兔正在朝他招手,仿佛在喊:“羡哥哥快来把我带回家呀~”蓝湛肯定会喜欢这个的!转头便跟肖战说:“我要玩这个!”

肖战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王一博,一脸宠溺道:“好~我去换游戏币~”

换了一百块钱回来后,肖战便坐在一旁休息,魏无羡问:“你不玩吗?这里面的玩偶好可爱啊。”

肖战一脸苦恼:“我家里粉丝送的娃娃都堆成山了,多一个都没地方摆了,你自己玩就好啦。”

 

于是夷陵老祖架势十足的开始夹娃娃了,可这大爪子仿佛偏偏跟他过不去,每次到了关键时刻就松掉了,小粉兔被弹得离出口越来越远,看到别的小朋友满载而归,魏无羡都怀疑这个机器是不是坏了啊?可放弃不是他的作风,最后把游戏币全花光了,破罐子破摔竟然还真被他抓上来一个,魏无羡看着手里傻不拉几的黄色鸭子,再看看机器里面躺倒的小粉兔,感觉被骗了。

肖战看到他气馁的样子连忙安慰:“这个可达鸭在我们世界可受欢迎了!也很可爱呀!”

魏无羡:可是你的表情不是这个意思

 

最后魏无羡还是把可达鸭带走了,毕竟花了这么多时间和金钱,已经有感情了。

 

玩够了之后,天色也暗了下来,俩人坐在路边开始吃烤串,还配了两罐啤酒,以前王一博不许肖战吃这个,说不卫生会拉肚子,肖战就忍着不吃,可是这次人不在他实在是忍不了了,不是我想吃,是魏无羡想吃,肖战这么安慰自己后,又点了一堆牛肉羊肉面筋。

 

魏无羡吃着香喷喷的烤串开口:“今天真是太开心了,好久没这么快活了,谢谢你!”

他说人话反而让肖战有些不适应了,坐直了回应道:“应该的应该的,虽然这儿没有蓝家那么好,但至少让你不无聊吧?”

一说到蓝家,魏无羡默默叹了口气,手里的烤串也不香了。

肖战瞧他这样,紧张的问:“怎么了?蓝家出什么事了?”

魏无羡顿时哭丧着一张脸,说:“蓝家没出事,是我出事了!”

“啊?”肖战被他吓着了,放下烤串,问:“你这不是好好的吗?怎么回事?”

“我怀疑蓝湛外头有人了!他不爱我了!”魏无羡这一句声音奇大,旁边的路人还以为在上演什么家庭伦理大戏,分分避之不及。

 

肖战觉得此人绝对是喝多了,安慰道:“你瞎说什么呢,蓝忘机那样的正人君子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?”

魏无羡抽了抽鼻子说:“是真的,你不知道我家含光君以前有多爱我,说天天就是天天……连睡觉都必须抱着我,我一动他就醒,问我是不是冷了热了还是渴了……”

肖战:谁想听你秀恩爱啊!

 

魏无羡又说:“哎呀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,反正以前蓝湛可好可温柔了……但是!最近!他不但不抱我睡了,居然还半夜起床出门了!”

肖战猜测:“说不定只是起来上个厕所?”

魏无羡继续抽抽搭搭:“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,可是已经连续半个月了!每天半夜他都蹑手蹑脚的溜出去!还不忘给我盖好被子,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若无其事的回来,天知道我一个人在被窝里流泪到天明啊!”

 

肖战:你倒是哭一个给我看看

他咬了口胸口油道:“你就不能直接去问问他?说不定真的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晚上做呢。”

 

“我不敢啊!万一他承认了怎么办!我就只能再死一回了!”他夷陵老祖魏无羡只要碰到蓝忘机的事情,就怂成了一粒渣。

“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蓝湛了,不想回去了啊啊啊啊啊~”

魏无羡又嚎了一嗓子,然后把啤酒一口闷了。

 

肖战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自己好像错怪狗崽崽了,问:“这穿越,该不会是你造成的吧?”

魏无羡坦然:“当然是我啦,不然你以为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过可能是因为我情绪不太稳定,所以不小心把王一博弄过去了,不过这不重要,我觉得跟他比起来我跟你更合拍一些!”

魏无羡一副要在这常住的样子,把肖战惹急了:“服了!魏无羡你赶紧给我回去!我还等着我家狗崽崽呢!”

 

 

 

第二天,魏无羡很早就醒了,又回到了熟悉的静室,果然蓝湛还没回来,他抓着一起被穿越回来的毛绒玩偶,决定出门找人。

结果刚出来没多远,就碰到往回走的蓝忘机,对方欣喜得眼眸闪烁,可在魏无羡眼里变成了偷情被抓包的心虚。

 

“魏婴,你回来了。”

 

蓝忘机说完却迟迟等不到回应,正疑惑对方怎么了。魏无羡叹了口气,不管蓝湛是去做什么,他既然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,不管他还爱不爱我,反正我爱他就够了,就算他要赶我走,我也死活赖在蓝家不走了,他也拿我没办法的。

想通之后,魏无羡又换上跟平时一样的活泼笑容,把藏在身后的玩偶拿了出来,说:“蓝湛~这是我穿越一趟给你带的礼物~叫可什么鸭?哎随便吧,是不是有点傻啊,你别嫌弃哦。”

这玩偶正翻着白眼,跟蓝忘机的气质十分不协调,他却好像十分满意,小心翼翼的接过玩偶,惊喜溢于言表,还强装镇定道:“谢谢,我很喜欢。”然后从袖子里拿出一件精巧的物件,说:“魏婴,我也有礼物要送给你。”

 

这回轮到魏无羡吃惊了,左想右想也没明白今天是个什么特殊日子,蓝忘机已经把东西放到了他手心,是一个莹白玉佩,仔细一看,上面栩栩如生的雕刻着两只小兔子,紧紧地依偎在一起。

“妈呀!这个太好看了!应该很贵吧!”魏无羡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夸起,连坠着的红穗子都是他理想的款式。

看着对方爱不释手的样子,蓝忘机淡淡的笑了,说: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感觉到玉佩上附着充盈的灵气,绝不是凡品,魏无羡有些好奇:“这灵气……?”

“是我的灵识,以后不管你去了哪里,我都能知晓,也能保护你。”

蓝忘机说得十二分认真,魏无羡突然醍醐灌顶,不敢相信的说:“蓝二哥哥,这玉佩该不会是你亲手刻的吧?不会吧???”

“恩。”蓝忘机低低的应道。

“我去!所以你每天晚上出去就是为了做这个???”魏无羡拽着对方的衣袖有些凌乱了。

 

蓝忘机有些愧疚,说:“抱歉,吵醒你了。”

 

魏无羡简直要被气笑了,语无伦次的说:“我要说什么才好!重点不是吵不吵醒,你、你干嘛非要半夜弄这个呀!以后不要给我准备什么惊喜了!你都不知道我这半个月有多提心吊胆!我还以为你在外面养了什么美娇娥呢!”都脑补什么乱七八糟的呀!都怪自己话本看太多!

蓝忘机自然是无法理解他的脑回路,只能匆忙解释:“莫要乱说!我从始至终就只有你一人!”

“哎呀我家蓝二哥哥,我也是!你特别好,我特别喜欢你!”

说完魏无羡就吧唧一口亲在自家道侣的脸颊上,真甜!

 

蓝忘机瞬间耳朵就红了,阻止了魏无羡下一步动作,说:“魏婴……先回静室……”

 

“好好好~”

 

 

另一边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王一博:“战哥!快来看我这次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!”

肖战期待满满的凑近后,王一博献宝似的把一个小物件放他手心,说:“我厉害吧?腆着脸要蓝忘机教我的,喜不喜欢?”

肖战拿起细细研究一番,说:“哇哦~这个玉雕的小老鼠还真不错哎,加工一下可以挂到钥匙串上~王老师真棒!”

王一博噘着嘴道:“什么老鼠!这是兔子!是你最喜欢的小白兔啊!”

肖战一愣,又端详了一遍,然后表情十分精彩。

王一博:“想笑就笑吧!别把自己憋坏了!”

“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一博你太厉害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~”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没了,真的没有了
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90 )
  1.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江小柔妹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