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图:“王一博~起床啦~”」


4.同居

 

清晨的阳光透过浅灰色的窗帘洒了进来,睡梦中的王一博好像听到有人在喊自己,是一个很甜很脆的声音。

 

“王一博~起床啦~不是要去中介公司吗?”

 

讲道理他平时是有些起床气的,但是这次被吵醒竟然并不想发脾气,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
 

“王、一、博!太阳晒屁股啦!”

 

肖战喊了半天对方都没反应,也不气恼,看着王一博肉嘟嘟的脸颊突然有了一个想法,然后伸出一只手指头轻轻戳了戳,“哇,好Q弹嫩滑~想吃布丁了……”肖战吞了吞口水,虽然幽灵并不会感觉到饿,但是他活着的时候是个吃货,现在也没有改变。这个触感真是太舒服了,肖战忍不住摸了又摸。

 

然后,王一博就醒了。迷迷糊糊看到一张近距离的绝美脸庞。

近到能在对方玻璃珠一般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。

 

“啊,你终于醒啦~”

肖战不仅没有把手收回去,还顺势摸了摸王一博的头毛,感叹:“头发好顺呀,乖乖的~”

 

王一博被他这一顿操作整懵了,反应了好久才想起来昨晚聊天气氛太沉重,收拾了个床就直接睡了,可是为什么肖战会躺在自己身边?还来不及想这个问题,突然意识到自己这刚睡醒样子肯定很挫,一个鲤鱼打挺就爬了起来,匆忙跑到浴室里,还特意叮嘱:“你别进来!”然后“嘭”地一声关上门,里面响起哗啦啦的水声。

 

肖战看着浴室门,心疼了:“轻点啊。”

 

等王一博洗漱完,肖战已经陪着小奶猫玩了好一阵了,看到王一博还在行李箱里翻衣服,弄得床上乱七八糟,有点不解道:“有那么难选吗?你又不是出去约会。”

 

王一博瞬间耳朵就红了,嘟囔道:“我有选择恐惧症不行吗?”

 

“行。”

肖战看着一床的衣服,有点眼晕,而且全都不是他的风格,勉强从里面挑了一件浅蓝色衬衫,说:“我觉得这个不错啊,挺小清新的。”

 

王一博左看右看不太满意,摸着脖子说:“太低调了吧?我想看上去有气势一点的。”

 

“唔,那这个?”肖战指着另一件黑色的夹克,王一博点点头立马换上,还配了一条破洞牛仔裤,看上去拽酷拽酷的,反正不是肖战在大街上敢去搭讪的类型。

 

这一番精心打扮最后付之东流,中介公司居然关门大吉了,卷闸门上还贴了一张A4纸:“亲爱的新老顾客,本公司暂时歇业,复工时间不定~”气得王一博想砸门,这明摆着是有预谋的欺诈啊!

 

肖战偷瞄着对方难看的脸色,小声说:“要不就当吃亏是福了?你当时交了多少钱啊?”

 

“他们说预付半年可以打折。”王一博感觉自己像个傻子。

 

“额……”

所以你是交了半年的租金吗?妈鸭……

肖战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。

 

反倒是王一博自己想开了,不怒反笑道:“我还就要住这儿了!这房子这么好我为什么不住?死过人又怎么了?我没觉得哪里可怕的,我要一直住到他们赶我走我都不走了!”

 

他声音大到整条街的人都能听到,旁边有个经过的小孩问他妈妈:“这个大哥哥好奇怪啊,怎么一个人自言自语呢。”

妈妈:“嘘~别乱讲话~”

 

最后俩人又回到了公寓,还顺便在路上买了包猫粮。肖战心里有些小侥幸,他本来也舍不得王一博离开,现在好啦,他走不了啦。不过半年的时间是很快的,到时候又该怎么办呢?肖战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,小奶猫乖巧地走到他脚边求摸,肖战问:“王一博,我们是不是应该给她取个名字呀?”

 

王一博正拿着手机查银行卡余额,头也没抬的说:“你决定就好啦。”

 

“我以前也养过一只猫,叫什么曼什么科什么康,哎呀反正就一种短腿猫的品种……有什么好笑的!”肖战看着王一博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却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拿抽纸搓成纸团子扔他,一点杀伤力都没有。

 

“我不笑了不笑了,你继续说。”王一博努力憋笑,但脸颊的括弧把他出卖了。

 

肖战顿了顿又说:“她叫坚果哦,也是个姑娘……”

 

结果王一博又打断道:“建国?这什么名字?你可别给我们家猫也取个这么老气的名字啊。”

 

“是坚果!花生的坚果!王一博你真的是耳朵有毛病啊!”肖战气得龇牙咧嘴,直接赏了对方一个软绵绵的兔拳。可心里对于“我们家猫”又有种微妙的感觉,这感觉不坏。

 

王一博笑着反驳:“是你普通话不标准好不好,还怪我。”

 

“嗬~我普通话有一级甲等证书好不!可以教高中语文的!”

 

“哇哦那你厉害咯~”

 

“你不信啊?!”

 

……

 

王一博发现惹肖战炸毛真的很有意思。俩人打闹了半天,最后决定小奶猫的名字叫布丁。

 

王一博:“你说实话你是不是自己想吃了?”

 

肖战:“没有!”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28 )

© 江小柔妹妹 | Powered by LOFTER